艺术界再一次的派系之争 参杂着权力财富的宫廷角力

新古典主义的宫廷画家蒙斯,联合同派猛烈抨击, 嘲弄洛可可的画风不合时宜,轻浮而了无新意,令提也波洛十分痛苦。宠臣埃雷克塔神父对他妒恨交加,利用各种手段切断他与王室的关系,提也波洛因此渐受冷落。这是艺术界再一次的派系之争,又参杂着权力财富的宫廷角力,只是敌视的程度远非其他艺坛争执可以比拟,即使在提也波洛177 0年过世后,依然不得平息,埃雷克塔神父利用职权,下令撤掉他所绘的祭坛画。